安徽|北京|重慶|福建|甘肅|貴州|廣東|廣西|海南|河北|河南|湖北|湖南|黑龍江|江蘇|江西|吉林|遼寧|內蒙古|寧夏|青海|山東|山西|陜西|上海|四川|天津|新疆|兵團|云南|浙江

首頁(yè) > 教育科技

名校取消績(jì)點(diǎn),學(xué)生可以不“卷”了嗎?
2024年01月08日 12:35 中國新聞網(wǎng)

  中新網(wǎng)北京1月8日電(張鈺惠 袁秀月)近日,北京大學(xué)生命科學(xué)學(xué)院展開(kāi)試點(diǎn)改革,放棄績(jì)點(diǎn)(GPA)、實(shí)行等級制,在網(wǎng)上引起熱議。

  近年來(lái),大學(xué)生過(guò)度卷績(jì)點(diǎn)一直是高等教育領(lǐng)域備受關(guān)注的話(huà)題之一。針對這次改革,北京大學(xué)生命科學(xué)學(xué)院原副院長(cháng)王世強也表示,競爭本身不是壞事,關(guān)鍵是卷得必要還是不必要。一門(mén)課程,如果能考到85分以上,從知識掌握上已經(jīng)足夠好了,沒(méi)有必要再花很大的精力達到95分以上。

  不止北大,近年來(lái)國內多所高校都在嘗試等級制的成績(jì)評定改革。取消績(jì)點(diǎn),能夠在多大程度上緩解“績(jì)點(diǎn)為王”帶來(lái)的焦慮?在實(shí)行過(guò)程中有哪些地方需要注意?

資料圖:學(xué)生們在圖書(shū)館看書(shū)復習。中新社記者 瞿宏倫 攝
資料圖:學(xué)生們在圖書(shū)館看書(shū)復習。中新社記者 瞿宏倫 攝

  一問(wèn):

  可以不卷績(jì)點(diǎn)了嗎?

  在國內,對于等級制的探索,北京大學(xué)并非第一例。近年來(lái),清華大學(xué)、浙江大學(xué)、華東師范大學(xué)、同濟大學(xué)等多所高校都開(kāi)始探索等級制的評定方式。

  就讀于同濟大學(xué)車(chē)輛工程專(zhuān)業(yè)的王璐告訴中新網(wǎng),四年前入學(xué)時(shí),同濟大學(xué)就已經(jīng)在實(shí)行5分等級制,即針對95-100、85-95、75-85、65-75、0-65五個(gè)分數段,將學(xué)生成績(jì)劃分為優(yōu)、良、中、及格、不及格五個(gè)等級,學(xué)生們得到某門(mén)課程的反饋是5、4、3、2、0分,不會(huì )獲知更具體的分數。

  與北大生命科學(xué)學(xué)院以?xún)?yōu)秀率和優(yōu)良率替代GPA不同的是,同濟大學(xué)實(shí)行的5分等級制,最后還是會(huì )將所有課程的等級分換算為一個(gè)綜合績(jì)點(diǎn),只是相較于百分制來(lái)說(shuō),數字的精確性較低,但并不代表著(zhù)績(jì)點(diǎn)的消失。

  “我認為,對于不想那么卷的同學(xué)來(lái)說(shuō),等級制確實(shí)會(huì )起到減負的作用,不需要為了爭每一分去卷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學(xué)業(yè)焦慮!蓖蹊凑f(shuō)。

  然而,她也坦言,“如果什么數字都沒(méi)有,焦慮自然會(huì )消失,但只要有數字、有量化,就會(huì )有競爭壓力”。

資料圖:高校開(kāi)展特色體育教學(xué)。王東明 攝
資料圖:高校開(kāi)展特色體育教學(xué)。王東明 攝

  二問(wèn):

  卷的方向變了?

  王世強表示,北大生命科學(xué)學(xué)院對本科生實(shí)行等級制、放棄GPA的目的,是為了給同學(xué)們留出更多的時(shí)間去進(jìn)行素質(zhì)提升,比如聽(tīng)一些名家講座,選修一些人文課程,參加科研實(shí)踐和社會(huì )實(shí)踐等等。

  對此,就讀于某省屬師范院校的學(xué)生劉彥對中新網(wǎng)表示,采用績(jì)點(diǎn)制的學(xué)校普遍蔓延著(zhù)“績(jì)點(diǎn)為王”的思想,學(xué)生們作出的選擇——是否加入某社團、參加某活動(dòng)、競選某干部,都圍繞著(zhù)能否加更多學(xué)分展開(kāi),而非興趣和能力,許多學(xué)生的大學(xué)過(guò)成了“高四”“高五”。

  在他看來(lái),績(jì)點(diǎn)制改革將促進(jìn)這一現象的改善,“績(jì)點(diǎn)制改革一定程度上可以改變當前高校學(xué)生功利化的思維導向,促進(jìn)學(xué)生多元化發(fā)展,給予學(xué)生更多培養興趣愛(ài)好、提升綜合能力的機會(huì )”。

  也有學(xué)生持不同看法。王璐認為,由績(jì)點(diǎn)制改為等級制,雖然競爭壓力會(huì )小一些,不必再一分一毫地計較分數,但卷績(jì)點(diǎn)就會(huì )轉化為卷競賽和考試之外能加分的項目。

  對此,本科就讀于國內高校、碩士就讀于新加坡的留學(xué)生宋宇向中新網(wǎng)談到,目前學(xué)生們還是將課程成績(jì)和綜合評價(jià)看得太重。他曾擔任過(guò)學(xué)校的獎學(xué)金綜評評委,見(jiàn)過(guò)一些學(xué)生或是“走關(guān)系”,或是遞交各種濫竽充數的材料,將綜評分數拉得很高。在他看來(lái),這是另一種功利和內卷。

  某高校學(xué)生陳茗則認為,單純的績(jì)點(diǎn)制其實(shí)更能公平地反映學(xué)生在某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課上的努力程度。她并不反對將志愿時(shí)長(cháng)、社會(huì )實(shí)踐等納入保研加分或者評優(yōu),這本意是激勵學(xué)生,她反對的是評價(jià)過(guò)程中的不公平,如掛名這種的不勞而獲。

  劉彥在采訪(fǎng)中也提到,希望等級制改革的規章制度可以更加透明公平,保障良性公平競爭。

 資料圖:高校學(xué)子參與走訪(fǎng)式社會(huì )實(shí)踐活動(dòng)。閆旭 攝
資料圖:高校學(xué)子參與走訪(fǎng)式社會(huì )實(shí)踐活動(dòng)。閆旭 攝

  三問(wèn):

  “卷王”怎么辦?

  實(shí)行等級制后,對保研和出國也帶來(lái)影響。有同學(xué)提出,在保研時(shí),不少外院系尚不認可等級制與優(yōu)秀率,國外高校更是只接受GPA。

  王世強回應,北大生命科學(xué)學(xué)院將為有出國留學(xué)需要的同學(xué)提供一份證明,向國外學(xué)校說(shuō)明等級制的評價(jià)方式。

  關(guān)于等級制和績(jì)點(diǎn)制對出國留學(xué)的影響,王璐向中新網(wǎng)提到,由于同濟大學(xué)實(shí)行等級制,滿(mǎn)績(jì)只有95分,對于計劃申請出國留學(xué),尤其是想去頂級國外高校的同學(xué)來(lái)說(shuō)存在劣勢。但如果實(shí)行績(jì)點(diǎn)制,他們就可以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地向著(zhù)最高分努力。

  “從這一點(diǎn)來(lái)看,績(jì)點(diǎn)制對‘卷王’來(lái)說(shuō)是比較友好的!蓖蹊凑f(shuō)。

  此外,王璐還提到,在等級制下,同學(xué)們無(wú)法獲知一門(mén)課程的具體成績(jì),以及平時(shí)成績(jì)和期末成績(jì)的具體構成,導致一些同學(xué)不知道自己下一步的學(xué)習方向,不知該怎么努力、向何處努力。

資料圖:高校畢業(yè)生招聘會(huì )現場(chǎng)
資料圖:高校畢業(yè)生招聘會(huì )現場(chǎng)

  專(zhuān)家:需進(jìn)一步探索學(xué)生評價(jià)機制

  適應等級制還需一定時(shí)間

  對于績(jì)點(diǎn)制改革,對外經(jīng)濟貿易大學(xué)教授李長(cháng)安向中新網(wǎng)表示,在日常教學(xué)實(shí)踐中,他發(fā)現學(xué)生們存在過(guò)度追求績(jì)點(diǎn)的現象,“而且還不是個(gè)別現象”。尤其是希望出國留學(xué)的學(xué)生,對績(jì)點(diǎn)的要求都比較高。由于學(xué)校對于績(jì)點(diǎn)的優(yōu)秀率有一定控制,例如要求控制在20%或25%一下,與學(xué)生的需求產(chǎn)生了一定差距,從而產(chǎn)生了這一問(wèn)題。

  李長(cháng)安表示,高校改革績(jì)點(diǎn)制、實(shí)行等級制,本意是為了防止出現微學(xué)分論、微績(jì)點(diǎn)論,目的是建立一種綜合性評價(jià)機制,讓學(xué)生不再為了單純地追求一分兩分,獲得一個(gè)更高的績(jì)點(diǎn)而去學(xué)習,促進(jìn)學(xué)生的平衡發(fā)展。

  同時(shí),李長(cháng)安也指出,申請國外研究生時(shí),大多數學(xué)校都會(huì )有績(jì)點(diǎn)的要求,如何與國際接軌是一個(gè)問(wèn)題。此外,對于用人單位來(lái)說(shuō),如何判斷不同等級之間的差距、全面衡量學(xué)生的素質(zhì),也是一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  “這就類(lèi)似于對高校教師的評價(jià),如果不是單純看學(xué)術(shù)論文,如何評價(jià)其學(xué)術(shù)能力呢?對于學(xué)生的評價(jià)也是如此,如果不是單純用分數進(jìn)行衡量,應該采取一種什么樣的評價(jià)機制,是需要進(jìn)一步探索的!崩铋L(cháng)安表示。

  李長(cháng)安認為,就目前國內的就學(xué)、就業(yè)環(huán)境,適應等級制還需要一定時(shí)間。尤其是對于一些用人單位和有特殊要求的學(xué)生,對于學(xué)分的要求比較高。

 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(cháng)熊丙奇指出,單純的取消績(jì)點(diǎn)不可能真正解決教育功利主義等現有問(wèn)題,建立科學(xué)多元的整體評價(jià)體系才是真正的“良方”。(文中部分人名為化名)(完)

  (中新教育)

責任編輯:王雨蜻

友情鏈接: 中國政府網(wǎng) 陜西省人民政府 陜西省委統戰部 西安市人民政府 人民網(wǎng) 新華網(wǎng) 中央電視臺 央廣網(wǎng) 群眾新聞網(wǎng) 西部網(wǎng) 西安日報 華商網(wǎng) 西西新聞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©1999-2023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